亞洲足球主角爆冷變色 日韓拿啥要當老大(上)

本屆亞洲盃大年初一深夜即將決出新冠軍盟主,原來大家都覺得日本與南韓肯定會在決賽會師,結果卻是由爆冷的組合約旦與卡達爭霸。從開幕前的眾人預期到事實落差之大,今天發哥就來借題發揮「亞洲足球主角爆冷變色,日韓拿啥要當足球老大」!

事先的看好日韓,主要是大家以為他們球隊中,擁有著大量的優秀歐洲留洋球員,其中不乏像三笘薫、孫興慜、李剛仁、久保健英等這樣經常登上頭條的超級巨星。他們的參賽,為亞洲盃增添不少看點,也讓亞洲球迷對著兩支球隊的對決充滿了期待。最終無論誰勝出,他們也就順理成章成為亞洲最強球隊吧。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繼續閱讀

可惜,日韓會師決賽的局面沒有能夠出現。日本倒在了八強,韓國倒在了四強,而淘汰他們的都是西亞球隊。

在本屆亞洲盃開始前,森保一率領的這支日本隊被冠以「史上最強」的名號。根據德國轉會市場網站的統計,日本隊參賽名單中26名球員的總身價達到了3.18億歐元,居所有24支參賽隊的首位,而第二名南韓的總身價為1.93億,兩者相差接近一倍。

另一方面,日本隊在亞洲盃之前,從2023年6月開始保持了國際A級比賽9連勝的佳績,這也是日本男足國家隊歷史最長的連勝紀錄。而且,這一波連勝的含金量非常高,對手中包括了德國、土耳其兩支歐洲球隊,薩爾瓦多、加拿大兩支中北美球隊,秘魯、突尼西亞這樣的南美和非洲球隊,在2026世界盃會外賽亞洲區36強賽中連續兩個5比0擊潰緬甸和敘利亞,以及在2024年1月1日的友誼賽中5比0大勝泰國。

這其中,日本隊接受德國足協的邀請奔赴沃爾夫斯堡客戰德國,是最為經典的比賽。德國足協邀請日本隊比賽,毫無疑問有著為世界盃上1比2輸球復仇的意味,甚至在全包機票食宿的情況下還單獨支付給日本足協1億日元的出賽費。然而日本隊卻在客場4比1大勝,也讓德國足協被調侃花錢挨揍,同時直接將德國隊時任主帥弗里克踢下了課。

正是由於這一波連勝,日本隊在2023年底的FIFA世界年度排名中位列第17位,這也是他們自2011年10月以來首次達到這個排名,也是自2005年年終排名第15位以來的最好名次。換句話說,從2004年亞洲盃之後,這是日本隊征戰近5屆亞洲盃時的最高排名。

以上這些紀錄,再加上日本隊名單中多達20人的海外軍團,都讓他們背負著「史上最強」這個名號開啟了本屆賽事的征戰。

森保一在過去一年間多次明確表態,日本隊未來的目標不只是世界盃八強,而是現在就要朝著世界冠軍的目標去準備。如今亞洲盃都沒踢進四強,世界盃目標可能會被一些人恥笑。但其實對於日本隊來說,世界盃和亞洲盃根本就不是同一種比賽。

日本隊曾經的風格是傳控,但是從自身條件以及世界足球的發展趨勢看,日本足協和森保一都很明白,如今再去強調控球率、多少次連續性傳球和強打中路已經過時了,而且也並不適合日本足球的發展。2022年世界盃後日本足協與森保一續約,他給自己在2026年美加墨世界盃前定下的戰術目標,是加快由守轉攻的速度和進攻效率,只有這樣才能在與世界級強隊的比賽中有能力取勝,而不是去和對手拼技術拼控球。森保一受啟發於世界盃連勝德國和西班牙的比賽,那兩場日本隊控球分別是26%和18%,創下了世界盃有統計以來獲勝一方的最少控球。

世界盃後,日本隊更換了教練組成員,森保一欽點前國腳名波浩和前田遼一入閣。曾經日本隊的10號指揮官、極其擅長傳球和死球的名波浩,在森保一看來是讓球隊提升守轉攻速度的關鍵,他希望名波浩能夠利用自己在視野和傳球上的經驗去豐富轉換的套路;而前田遼一的作用,就是提高球員尤其是前鋒的射門能力。

日本女足隊在2023年女足世界盃上,就是利用極快的轉換速度和豐富的邊中套路讓人眼前一亮,還捧紅了原本邊路出身,卻以前腰身份在世界盃攻入5球的金靴宮澤日向。森保一在不同場合都表達了對於日本女足主帥池田太戰術的欣賞,他在2023年一些比賽中使用的4141的戰術,其實就和池田太的3241在進攻端的配置和套路幾乎相同。

在控球少、射門少的情況下,如何更直接地給對手球門製造威脅,是森保一更新後的戰術核心。但是這個戰術是為世界盃準備的,在亞洲盃上並不適用。或者說在亞洲盃上,日本隊是「德國和西班牙」,而其他球隊是那支在世界盃上想盡辦法打反擊的日本隊。

日本隊在本屆亞洲盃上輸掉了兩場比賽,分別是小組賽第二輪對陣伊拉克以及八強賽對陣伊朗隊,且比數都是1比2。這兩場比賽有兩點極其相同。第一,日本隊控球都佔據絕對優勢,伊拉克隊的控球率僅僅只有27.5%,伊朗隊的控球率稍高但也不到42%;第二,伊拉克和伊朗在放棄控球的情況下,幾乎都選擇直線穿越或者長傳直接攻到前場,用高速度和高對抗去衝垮日本隊的防線。

在進攻端,日本隊控球率高也沒有很好的進攻效率,尤其是左右兩翼三笘薫和伊東純也都不能全力出擊的情況下,只能靠著中村敬鬥、堂安律等人的內切製造機會。但是從本屆亞洲盃來看,亞洲即便是印度、馬來西亞、塔吉克等傳統意義上的弱隊,在組織防守方面也提升很快,這就讓日本隊在控球時無論是中路還是邊路都很難打開。

日本隊被伊朗淘汰後,足協主席田島幸三第一時間接受採訪時就明確表示,從沒考慮過換掉森保一這個選項。但從從本屆亞洲盃日本隊總體的表現來看,森保一在門將鈴木的使用上,在左右邊鋒替補人選的使用和變化上,以及在對陣伊朗領先情況下換人過慢方面都是有槽點的。雖然得到了不會下課的明示,但在考慮2026世界盃前,森保一是不是先考慮一下世足會外賽還要對陣其他亞洲球隊的當前課題呢?

Scroll to Top